“望远镜”和“显微镜”——硬科技投资两大利器

来源 : 原创 [ 2019-03-20 11:14:15]

本文来自中国基金报,作者:汪莹

从中科院的科研工作者到硬科技投资的实践者,这是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的转型之路。


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

“做科研是简单的复杂游戏,它的边界很清晰,只要把复杂的问题研究透了,就成功了;做投资是复杂的简单游戏,目的很简单,为客户创造价值,但这个过程中要面对复杂的社会环境和社交关系,而这正是大多数科研工作者不擅长的。”米磊说。


做科研和做投资所需思维不同,“要自由切换两种思维,才能做好硬科技投资”,因此,米磊将其称为“左右互搏”,并坦言自己在转型初期很不适应,甚至四处碰壁。但也正是早期的科研工作和产业化经验,让米磊更深刻地认识到硬科技初创企业所面临的问题和风险点,从而更好地进行投资决策和风险管控。

硬科技:新一轮科技革命的引擎


自2013年成立以来,中科创星始终专注于硬科技,硬科技主要涵盖光电芯片、信息技术、生物技术、人工智能、智能制造、航空航天、新能源、新材料等领域。


2018年11月科创板横空出世,随后出台的文件明确科创板将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、高端装备、新材料、新能源、节能环保、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上市。看到硬科技重点涵盖的八大领域与科创板支持的六大方向基本一致,米磊的心情很激动。6年来,米磊从未停止过对“硬科技”概念的推广,从未放弃过对科研成果产业化的推动,也从未动摇过投资硬科技的信念。


用米磊的话说,“这里面有情怀”。曾经作为中科院西安光机所的一名科研人员,在尝试推动科研成果转化时,米磊发现社会资本对这些项目并不感兴趣。“一是当时天使资本确实比较少,二是正值互联网模式创新大火,资本没有动力流入周期长的硬科技项目。”由于难以获得社会资本支持,米磊决定自己发起一只基金,支持所里的科技成果转化项目,中科创星由此诞生。


而“硬科技”概念的诞生就更早了。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,当时米磊便认为“上一波互联网红利已经进入尾声。未来,社会的进步要由底层的硬科技发展去推动。”因此,2010年米磊首提“硬科技”,希望通过普及这个概念,唤起社会的认知和资本的关注。然而此概念提出后一直限于小范围传播,直到近几年,尤其在去年中兴事件后才被大家广泛接受。


米磊坦言,虽然想过大家总有一天会意识到硬科技的重要性,但没想到会这么火。“改革开放40年,中国通过承接发达国家上一轮科技革命的红利扩散,实现高速增长,而现在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慢慢消失,过去挣快钱的模式不可行了。如今正值全球科技革命转型期,中国需要找到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开启点,抓住下一波红利,因此,大家的目光转向了硬科技。


“所以,我们一直不关注互联网模式创新,互联网本质是集成电路和激光带动的信息革命的应用创新,我们认为那只是上一波科技红利的尾声。”米磊说,从人口红利转向创新红利,从模式创新转向科技创新,才是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,其中孕育着巨大机会,当然也充满挑战。“这还关系到国家产业安全问题,底层的核心技术不掌握在自己手里,有一天别人不让你买,上层的产业随时会垮掉。”

科创板将改变创投行业未来格局


随着科创板推出,米磊认为,硬科技产业以后应该不用太担心资金问题了。“二级市场一旦被调动起来,一级市场的资本也会随之流入,这是正常现象。虽然短期内可能会出现投机资本带来的泡沫,但长远来看,通过科创板引导资本配置到科技创新领域,让经济脱虚向实,这是国家推出科创板的根本目的。”


在科创板的一系列规则中,对A股现有制度突破较大的注册制备受瞩目。米磊认为,注册制最直接的作用是放宽了上市标准、缩短了上市流程,这对前期研发投入较大、周期较长的硬科技初创企业来说意义重大。“最核心的是与注册制相匹配的淘汰机制,相当于把企业交给市场检验。市场允许创新,创新成功了有奖励,但创新失败了也有惩罚,利用市场机制筛选出真正创造价值的企业,优胜劣汰。


不只是企业和产业,米磊认为,长期来科创板或将对创投行业的未来格局产生影响。在中国不到20年的创投行业发展史上,一线机构的脱颖而出往往伴随着大的市场或政策机遇,这次当然也不例外,“科创板一定会推动创投行业的市场格局发生变化,一些专注硬科技投资的机构会崛起,过去以模式创新投资为主的机构如果没有转型成功,可能会面临萎缩甚至是淘汰。”


不过,米磊也表示,短期来看,科创板对市场的扰动还不会那么大,因为刚推出并不会容纳太多企业。第一批登陆科创板的企业要求相对风险较小、成立时间在10年以上。“到目前为止,我们做投资也就6年时间,大多数被投企业都没有到达第一批的时间周期,但后续几批的潜在标的很多,现在已经与券商对接,对企业进行梳理。”中科创星目前已经投资了240多家硬科技企业,大多在天使阶段。


做好硬科技投资,需要“望远镜”和“显微镜”


在米磊看来,硬科技初创企业与其他行业初创企业最大的不同,在于其指数型的增长曲线,特点是前期慢、后期快。“硬科技企业的前期是十分耕耘、一分回报,过了拐点之后才是一分耕耘、十分回报,与模式创新的互联网企业正好相反。认识了这个规律,投资的时候要有心理准备,企业前期发展缓慢的时候要耐得住寂寞,同时要通过投后管理帮助企业解决创业过程中的一些问题,克服难关,度过缓慢增长阶段。”


由于硬科技企业的特殊性,在对企业进行评估时无法通过传统的财务指标进行衡量,而是要通过更长远的分析和预测,去判断一项技术、一个团队在未来的市场中能创造多大的商业价值,由此倒推现在的估值。


米磊认为,评估硬科技企业,手中不仅需要有“望远镜”,还要有“显微镜”。“看硬科技企业首先要用‘望远镜’,这样才能看得比别人长远,看到企业五年甚至十年以后的价值;其次要用‘显微镜’,去看企业的技术细节,这样才能比别人看得深,如果看不清里面微小的细节,以后可能就会赔钱。”


正因为硬科技企业具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和门槛,因此对创投机构的要求也相应更高,相对来说科创板的风险也更大,“真正具有科技含量的优质企业会让投资人大赚,而伪科创企业会让投资人赔得更惨。”


相比于新三板,米磊对科创板的成功持比较乐观的态度:“一方面,因为中国必须走科技创新这条路,这已经形成共识了,虽然发展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困难,但我相信科创板一定是大势所趋;另一方面,新三板作为前车之鉴,也提供了一些经验教训,有助于提升科创板在制度设计上的成功概率。”





中科创星

西安中科创星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 陕ICP备14011253号-1

联系电话

02981151605

扫码关注我们